• <source id="goakc"></source>
  • <strong id="goakc"></strong>
    <sup id="goakc"></sup>
  • <strong id="goakc"><object id="goakc"></object></strong>
    <strong id="goakc"></strong>
  • ? ?
    ?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文化園地 > 文學
    視力保護:
    2020年的十四天
    來源:三公司 作者:李莉莉 日期:2020-09-09 訪問次數: 字號:[ ]
        “媽,我出去掃街了,今晚就不吃飯了!”
      這時,兒子背著十幾斤重的攝影器材,火急火燎地沖出門,恰好和下班回來走出電梯的我撞了個滿懷,然后,兒子丟下了這句話,閃身鉆入了即將要合住的電梯門,好像一只動作敏捷的獵豹。
      這句話仍在空氣中回響,仿佛一架鋼琴發出的經久不散的略帶埋怨的尾音,我佇立良久,才無奈地笑了笑,抽出鑰匙打開門進屋。
      夕陽的金輝透過窗戶灑滿家中四壁,窗外深邃幽藍的天空早已被染成了金黃色,幾朵浮云懶洋洋地漂浮著;城市里萬家燈火開始亮起,無盡的霓虹把建筑物映照得五彩斑斕。這是一個好天氣,太陽要落下去了,但是城市里熱鬧的煙火氣息似乎才剛剛被點燃。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窗外,好半天才費力地把視線從窗戶上移開,不由自主又想起了兒子。兒子回來那天的天氣大約也像今天這樣美妙,但是那時街上的行人還在蕭瑟的寒風中裹緊自己厚實的外套,邁著急切的步伐,并且道路兩旁的梧桐樹不同于今日的枝繁葉茂,只有光禿禿的枝椏在冷風中瑟瑟發抖。
      那天,一個平常的冬日早晨,快要半年未見的兒子回來了。敲開家門時,兒子穿著一件單薄的連帽衛衣和牛仔外套,拖著厚重的行李箱,略顯短小的工裝褲包裹的雙腿下踩著一雙牛皮靴子;也許是因為一天一夜沒有休息的緣故,頭發蓬松混亂,汗液泛著油光形成覆蓋在臉上的一層膜;雙眼里布滿血絲,望向我的目光中充滿了疲憊。
      之前從兒子發來的信息中得知,因為春運期間的一票難求,兒子買到的火車票是無座票,這之前想必他已經在擁擠不堪的硬座車廂中或站或坐地煎熬了二十多小時。兒子生性愛浪游,這點不同于我和他爸。所以,當我說如果下車了實在受不了,就讓他爸請假去接他時,兒子幾乎是立刻就拒絕了:“不用了,你們別來。這沒啥,權當體驗生活了。”
      盡管如此,但是得到答案后,我還是失神愣了幾秒鐘,只剩下一個念頭縈繞在腦海:兒子,已經不是原來的兒子了。我之前的工作性質決定了我必須常年漂泊在外,在兒子成長的過程中,母親的角色對他而言時缺時續,至于我,能見到兒子的日子是彌足珍貴的。如今,兒子上大學了,學校離家七百多公里,母親仍然是那個母親,兒子也依舊是那個兒子,但安穩與漂泊的角色早已互換。想到兒子將來參加工作去了更遠的地方,以后與兒子見面的機會變得屈指可數,我的心里不免泛起一陣惆悵。
      就像小時候村頭的那顆大楊樹,每個微風和煦的日子里,我歸家時它都會向我輕輕招手,我離開時它又向我輕輕揮手。這么多年了,兜兜轉轉時過境遷,只有它仍舊屹立不倒。
      兩天后,兒子的氣色恢復,當年那個八斤重的小嬰兒,如今身高183cm看起來玉樹臨風。還沒來得及多看兒子幾眼,兒子就一天天長大了。這時,兒子告訴我,他買好了開學的火車票,二十天后就走。我沒有多說什么,即使時日短暫,但一家人能夠聚在一起,團團圓圓的過完這個春節,已經比什么都重要了。
      幸福感無以復加,如同得到了孩童時學校門口商店里的牛奶糖。
      生活平靜地流淌著。
      這天是2020年1月23日,因為一場史無前例的疫情,武漢封城的消息像一枚炮彈在身邊落下,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撼動著耳膜。清醒過來后,我意識到,疫情固然是災難,但距離過于遙遠,一如當年的“非典”,我所能夠做到的,只是瀏覽節節攀升的確診數字驚嘆一聲“這太可怕”,然后琢磨著怎么為兒子做出下一頓可口的飯菜。
      可命運仿佛一個頑皮的孩子,總在不經意間把你捉弄。
      不久,外面的世界就出現了異常。兒子返校的列車停運了;商場歇業,飯店關閉,街道上一改往日的人聲鼎沸,車輛稀少,行人寥寥。夜晚凜冽的北風呼嘯而過,若不是居民樓內仍舊溫暖的點點燈光,真會讓人以為身處在一片被遺棄的空城。我們一家領取了小區的出門證,被告知三天內每戶僅允許一人出門采購生活物資,且必須佩戴口罩。直到這時我才明白,這場災難就像猛烈的山洪涌進這座城,裹挾著無法獨善其身的每一個人。
      兒子接到了街道辦打來的電話,被詢問近期是否到過武漢。兒子立刻就明白,一定是他回來時乘坐的那趟列車,這趟該死的列車在武漢停留了半小時。
      于是,兒子的自我隔離生活開始。這期間,不間斷地給兒子測體溫、觀察他的每一個反應成為了我的日常,家里干燥的空氣造成的他偶爾的一聲干咳都能讓我提心吊膽。“全副武裝”的防疫人員時不時地上門給我們一家測體溫,街道辦、社區辦每天數次詢問兒子身體情況的電話像奪命的連環符咒攪得人心神不寧。從不做家務事的老公主動承擔起了出門采購的任務,我列好清單,他出去采購,但電話卻幾乎未曾停息:豆角要買扁的還是圓的?豆腐要嫩的還是老的?豬肉買哪個部位的?……
      更讓我擔心的還是兒子。兒子終日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身體的些微異樣都使他驚恐萬分??粗鴥鹤尤諠u萎靡的精神狀態,我和他爸不知所措,如果命運是一尊神靈,那么他為我們一家開的玩笑已經著實過分。
      無邊無際的煎熬令人麻木,就好像行走在一眼望不到頭的沼澤地,稍有不慎便葬身泥潭。我們一家人便在這片沼澤地艱難跋涉了十四天,終于,在這第十四天的正午,陽光刺破厚重的云層,照亮了這片黑暗的沼澤地。在經過反復測量體溫正常后,社區給兒子簽了解除隔離協議書,我和他爸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兒子早已恢復了往日生龍活虎的狀態,每日在家上完學校的網課后就出門,我也復工開始上班了,老公在單位負責的海外工程由于當地疫情非常嚴重影響了他們的開工,所以他一直在家附近的總部上班,生活恢復了平靜。疫情是一場災難,但卻為我們一家三口創造了難得的、超乎以往的、漫長而溫馨的團聚時間。只是,疫情防控等級降低后兒子因為騎車鍛煉、天文觀星、郊外攝影等愛好以及同學聚會,造成終日難得在家的現實告訴我,兒子終究是長大成人,他再也不是那個在母親懷里撒嬌的小男生了。清明節全國哀悼,兒子由感而發,在他的QQ空間上傳了一篇哀悼的文章,“這場疫情中已經沒有人能獨善其身,每一個普通人都應當認識到,那些冒著感染風險抗擊疫情的醫護人員是偉大的,倒下的犧牲者死得其所。如果沒有他們,我和我的親人也許早就在病毒的襲擊下痛不欲生了。哪有什么歲月靜好,只不過有人替你負重前行”。這段話足以證明他確實長大了,有了作為一名大學生對社會的認知和判斷,有了對生活的思考和一顆感恩的心。
      一切都像是飄過的流云,再也無法回歸以往……
      太陽早已隱沒于云層之后,城市絢爛的燈火把夜空映照成了紫紅色。一陣鑰匙開鎖的咔咔聲將我從思緒中拉回現實,許是老公下班回來了。我系上圍裙,轉身緩步走入廚房:今晚兒子不吃晚飯,但我們兩口子的晚飯可不能少啊。



    打印】 【糾錯】 【關閉
    上一篇:
    下一篇:

    ? ?
    午夜影视电影免费观看,久久人人97超碰,日本无码高清中文字幕视频,亚洲欧美人成综合在线,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日日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